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最新消息
    最愛反而是大害 Print
      資料更新時間:106-08-10 10:14

    〈本文轉載自清流雙月刊106年3月號〉

    最愛反而是大害

   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前校長 陳連禎

     

    春秋時代,吳王僚愛吃美食炙魚,被專諸刺死。看守夷門的小吏侯生獻策魏公子,魏王有寵妾如姬,魏國兵權竟被奪。衛懿公最愛養鶴,玩物喪志,竟因而亡國。秦始皇愛聽筑樂音,險些被高漸離所殺。歷史殷鑑,多不勝數。你有最愛不足畏,怕的是有心人探知後,為了爭權奪利,拿來運作才可怕。

    據《史記‧吳太伯世家》記載,楚人伍子胥逃到吳國,為了報父兄被殺的私仇,洞悉公子光因王位爭奪想殺堂弟吳王僚,於是推薦專諸給公子光。吳王僚十二年,公元前515年,楚平王病死,吳王僚決定趁楚國辦理國喪之機襲楚,趁吳王僚的親信在外朝中無人時,伍子胥馬上面見公子光說明形勢「今吳王伐楚,二弟將兵,未知吉凶,專諸之事於斯急矣。時不再來,不可失矣!」公子光非常同意伍子胥的看法,便轉告專諸這件事,專諸毫不猶豫,說道:「王僚可殺也。母老子弱,而兩弟將兵伐楚,楚絕其後。方今吳外困於楚,而內空無骨鯁之臣,是無如我何。」公子光稱謝,趨前說 :「光之身,子之身也。」公子光將心比心,讓專諸放心,沒有後顧之憂。

    於是公子光先在府中密室安排好勇士,再邀請吳王僚飲宴,享受美食。吳王僚不疑有他,但是在赴宴途中仍沿路部署重兵;從王宮大門到公子光家門,門戶、臺階、坐席,都布滿吳王僚的親信與族人,衛兵人人手持利刃,夾道全面護衛。吳王僚赴宴,雙方杯酒交歡,酒酣耳熱之際,公子光藉口腳傷疼痛,趁機離席脫身,退藏在重兵保衛的密室中。而專諸依計出場,端上烤好的美味炙魚。當專諸走到將吳王僚前,他撕開魚肚,迅速取出魚腸劍刺向吳王。鋒銳利劍迅即穿透吳王僚身上三層護甲,當場斃命。專諸雖死卻完成使命。此後公子光繼承吳國王位,是為吳王闔閭。闔閭在伍子胥、孫武的輔佐下,大敗楚國,北威齊晉,成為春秋五霸。

    專諸因為得到公子光的尊重與禮遇,不惜犧牲性命。其中行刺過程,吾人思之,疑惑謎團不少。首先吳王僚為何要冒險赴宴?想吃美食,地點選在自己的府第,用外燴的方式豈不安全?其次他處處撒下重兵,層層密布,大張旗鼓會不會影響食慾?又何苦大仗陣維安部署,搞得人心惶惶,顯得不相信主人的維安能力?如此不合理現象,在在令人起疑。史記裡〈吳太伯世家〉、〈刺客列傳〉,都語焉不詳。幸好東漢趙曄編著的《吳越春秋》道出我們的疑慮,問題解盲了。

    其實公子光邀宴,吳王僚本來也有些擔心,他曾對母親說起這件事,母親分析說,我看公子光的情緒怏怏不樂,常常出現有羞愧而怨恨的臉色,勸兒子不可不小心防範。可惜他雖有秦朝陳嬰之母般避禍的天人智慧,卻沒有陳嬰般當機立斷的自知之明,未能急流勇退鴻門宴而遭殺身之禍。

    為什麼吳王僚有危機感,還是敢於赴宴?實在太愛吃美食了,尤其他特愛享受烤魚美食的味道。史載專諸受命協助公子光時,與公子光曾有一番犀利的對話,最後被他感動才接受刺殺行動。重要的是,接著他竟主動提問公子光:「凡欲殺人君,必前求其所好,吳王何好?」在得知吳王僚貪吃美味佳餚後,專諸緊接著再問「最愛哪一美味呢?」原來吳王最愛烤魚這一味!這正是專諸想要知悉的重要情資啊!

    既然吳王最愛吃魚,於是專諸跑到今天的江蘇太湖邊,去找最好的魚類,認真拜師學習做烤魚,整整學了三個月後,烤得有模有樣,終於變身為烤魚的美食家。遙想當年,專諸學成歸來,意氣風發,要分別讓大家品嚐烤魚,享受這天下美味,凡吃過這般烤魚的好滋味的,沒有不大喊「讚」!唯獨好吃烤魚的吳王卻未吃過,心理上必然非吃這最愛美味不可。因此,公子光主動邀請,吳王怎不食指大動,垂涎欲滴?

    早年吳王只知伍子胥是人才,想重用子胥卻被公子光橫生阻撓,吳王卻不知其中兩人各懷鬼胎的內情;公子光知道伍子胥的企圖,伍子胥也識破公子光的陰謀。兩人彼此相知相惜,也相互合作利用,各取所需。骨鯁之臣的幹部如此有異心,吳王卻還是一無所悉。後雖有吳王母臨行前的善意提醒,竟沒有發揮臨門一腳的喚醒效果,居然未能攔下吳王赴死亡之約。歸根究柢,吳王外困於楚國,內無骨鯁之臣,加上一心想要奪權的公子光虎視眈眈,吳王沒有繃緊神經,全力做好應急準備,更不幸的是,他的最愛又為敵人所偵知,更轉而為智勇雙全的專諸所探悉,終於成為他的罩門大害。

    現代人天天陷身於網路資訊,雲端資料全都露,有人卻常常喜歡公開分享「我的最愛」,到處打卡照相,唯恐天下不知。試想專諸既鎖定目標,又刺得可靠的情資,找到了對象的要害,再有方法有步驟,步步到位地推演進行,終於一擊必殺;吳王至死仍不知他的最愛,反而是他致命的大害,歷史的教訓真是深刻難忘啊!

     

     

    :::
    ▲開啟 ▼關閉